酒歌

耳旁闻酒歌,千里思灼华。

累了,怎么也死不了
割脉都割到厌倦

[王者荣耀][刘备×你]灯火已灭



#刘备x你
#汉昭烈帝皮肤
#ooc致歉






  灯火渐灭。



  房内昏暗。


  你伏于他床边暂作小憩。听窗外丝雨轻击琉璃亮瓦,细微之声合为安眠良曲。天明还尚远,灯芯却将近燃灭,火光扑闪,如同生命渺小黯淡。


  他瞒你而假装入眠,素白贴身衣物更称病肤毫无血色,抬手抑声轻咳,只为不影响劳累一日才刚刚入睡的你。略侧身四望房内,坚甲,火铳,依他的意摆于最显眼的香木木架,书卷,笔墨,整齐放于手下将士带来的木箱之中。


  曾笑自己已提不起笔,浓墨飞溅沾上洁白宣纸,一片斑驳,他无奈伸手任你拿湿帕拭净,却抹不去手背那战争留下的伤痕。精力流逝,速度之快,不留神发鬓染上些许斑白,于巴蜀之地腾飞的黄龙已老,鳞片剥落,爪牙已钝,时刻气喘,飞腾不能。


  颗颗明星眼前陨落,试图挽回,却触而不及。


  “主公?…啊您醒来了么。”


  “孤怕一睡就过去了。”


  你蹙眉紧张起来,他的话并非玩笑,身旁一个个得力将士的离开,血肉模糊亦或是锐器入心,曾经强壮的终会倒下。他经历太多,而你却是站在最远处的旁观者。


  比不上少主生母献身之情,比不上孙夫人高强武艺,你只不过是平凡一人,却能在他时光最末,同他走上一段。为他每天擦亮心爱龙头火铳,精雕坚甲,亦或是写下他简略口信送去驿使处,催哪位将领速速赶来。


  “想不到到最后居然是你陪孤走了一程。明明连夫人的名号都没来得及给你。”


  “我不求那种东西。”


  见人试图直起上身,你提裙匆匆取来一床新褥意为他垫在背后。突如其来的拒绝,硬是挺直腰身坐于龙床之上,只见他低声叹息,眼眸里多了歉意。


  灯火越发昏暗,你提议更换那已焦黑的灯芯,或许是不言而默许,便拿了新芯凑火光处试图引燃。不知是潮湿还是何原因,这剩下的最后一根,怎么也引不燃。


  “够了,你替孤找来军师吧。”


  只得放下手中物品快步离开,推门却发觉,那位蓝发军师,早已在门前等候。未携羽扇,便少了些许刚硬之气,新加的厚实防雪披风掩了身体,见他点头示意,你便无奈笑起。


  欠身行礼罢便垂眸捏紧衣袖退步,为其合上房门之时无意瞥见,原本每日被你擦得程亮的火铳枪,在一瞬间黯然无光。

 

[王者荣耀][貂蝉×你]如梦,入梦





#性转
#ooc致歉







貂蝉·性转(仲夏夜之梦).ver




  绿萝缠身,蓝紫萤蝶绕周,只听见一人对你低语,既让你躁动不安,又想沉入其中。沉睡,在仲夏夜与他邂逅,林中小屋,魔法森林,同他欢唱,那歌颂爱情的赞歌。


  靠人胸膛,并非女性那般的柔软,是成年男性应有的,温暖,令人安心的愉悦之感。宽袖盖你上身,似乎是个从背后紧拥你的姿势,带了占有意味,带了保护恋人的心思。


  你已经留不住自己的心,它已有归处。他成为你在闲适之地唯一的依靠,犹如那童话故事里的巨大树人,守护闯入禁地的小女孩一般。


  “安心睡吧,忘记不愉快的一切。”



  藤蔓缠成精致秋千,蝴蝶野花点缀一丝亮色,随微风晃动。从参天古树下缓慢起身,他将你抱至那极为适合的休憩之地。


  似乎听闻到潇潇雨声,又转变朱红宫墙倒塌低沉之音,又如同立于平阔之地,心里尽是舒畅。你微张双眸,只见那人正侧身靠于秋千旁低吟歌唱,摇篮曲,轻柔恋歌,或是无词小调。


  “怎?”


  似乎察觉到你重新苏醒,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娇懒无力似那幼猫,不住伸手抚上你额上发丝绕上手指玩弄。


  “平明之时,我还是归去罢。”


  “也是,梦醒,你就不属于我了。”

[王者荣耀][周瑜×你]你疼,他也疼




#周瑜x你
#ooc致歉
#当你痛经时,他们会怎样(3/20)










  他策马扬鞭匆匆归来,来不及卸甲更衣便赶至你卧房查看情况,长发有些凌乱随意搭于肩侧,眉头紧蹙领侍从一同步入你房。


  只见你依旧拥紧那长条软枕,握拳手心已经湿润,面颊深埋被褥之中,被疼痛折磨忍不住低声闷哼,直惹得身旁几名女侍不知所措。


  “还是…疼么……”


  发觉身侧有了动静,你眯眸挪身朝那方向望去,却只见人靠于雕花床栏稍稍将你抱起拥入怀中,常年燃在手心的炽热不死鸟已消失,你瞧不见的眼神正示意房内的闲杂人等一齐出去。


  木门轻关合上,房内除你沉重呼吸声以外便是他的低语安慰,但似乎完美的他无法解决这件女性才有的麻烦事。


  仿佛身躯已不属于自己般无力靠人怀中,疼痛虽有所减缓但也依旧刺激你敏感神经,松开双拳却发觉自己指根发麻,缓慢抬手盖至人手心。


  湿润,滚热,你发觉他似乎比你更加紧张,忍不住低声笑起,你稍稍仰头与人磨蹭亲昵。汗液混合,发丝交织,因先前疼痛导致的面无血色消失殆尽,似乎又混杂了情欲,还是说不出的奇异感觉。


  “夫人如此痛苦,我却无能为力。”


  “公瑾能够这么关心我,我已经满足了。你看,不疼了。”

 
 

[王者荣耀][诸葛亮×你]星陨







#诸葛亮x你
#ooc致歉
#假装是长发亮













  古琴收入绸锦袋中,你为他移去焚香铜炉,朱红雕窗解去锁扣便推开。雨过,湿润,飞鸟携嫩枝落于屋檐下那晾衣杆,弯眸,抬手,引那小家伙立于自己手指上,只听身后人低声轻笑,你缓慢转身,却不见其踪影。

  寻不见蓝发身影,你便是心急。鸟雀如同读懂你的心思便跃至肩上不再动弹,收袖匆匆从书房移去草厅,不顾发丝随带动微风飞扬。
 

  “啊…夫人。”

  常年征战北伐定是坏了身体,只见他垂首不住咳嗽,斜了瓷壶赶紧给人倒茶,抚上人后背给其顺气却将浅蓝发丝稍缠手指,抬手顺了长发,为人整理背后弄皱衣物。

  扶人坐回雕花木椅,你侧坐他身后一同倾听那前来护送他回主城的小队队长带来的口信,却发觉,他的电子羽扇,光芒不再如以前那般耀眼了。

  回过神来却发现身旁人正望向你,轻声催促赶紧收拾衣物。连忙抱袖匆匆退去卧房整理他的衣物,棉麻与绸缎制衣为他一一叠好分批收入那准备好的雕花木箱中,黄铜锁扣搭下合上自带的小锁,你取来粗绳同装书大箱一同捆紧,便满意抹汗看向自己的杰作。

  “还是要去?”

  “还是要去。”

  为他收拾出的木箱被兵士抬走,你只得回房取他那电子羽扇送至其手中,要是忘了伴身的武器可不是他的作风。紧随人步至草庐大门,再送多远也无法让你阻止他继续前进,携帕靠坐门旁,你不舍望向正向兵士交代事项的人。

  “夫人再等等亮。马上就好了。”

  坐横杆上望人远去,仅剩一点时才闭门转身回草庐理他翻出的春衣。任棉麻摩擦手指,你拾起他掩住一木盒的衣物,倒是对那雕花木盒起了兴趣,拥其走回书房,你摸索打开机关锁,掀开红木大盒。

  破旧羽扇。

  你从未见过他用过这把羽扇。

  虽常年未归已是常态,倒是觉着这次心里生起一阵异寒,不测的预兆,惊得自己越发捏紧手中绣花小帕。你紧靠窗边,抬头仰望深蓝夜天。

  观星象,却发现一流星划过。

  “总觉得,什么东西断了…”

 

[王者荣耀][吕布×你]调用者




#吕布×你
#ooc致歉













末日机甲.Ver

  你从高空坠落,却毫发无伤。

  为什么?醒醒吧,赶紧调试你的设备,带上你的武器搜索这片区域有什么活物。能源在先前降落时便已消耗大部分,看样子必须得早点找到些加油站或者五金店补充点东西。你不过是架机甲而已。

  这座城市已变成废墟,你琢磨着该用多少时间为自己建造暂时的休憩地。水泥制的墙面没有一块完整,几乎全碎为粉末,街旁的自动售卖机也是被抢夺一空只剩下生锈铁皮壳。开着无人听的玩笑拖动重剑缓步行于废墟之上,期待能有自己想要的能源出现。

  “非法入侵者。”

  橙红划过,方天画戟直指后背。你放下武器抱头转身,他说的没错,你的确是个入侵者,至于从天上掉下来这件事,有点荒谬。光用视线捕捉系统不能看出些许有用的玩意,你只感觉身前这个大家伙仅仅只是普通地喊了句话,普通地用武器指着你。

  但是他的外型并不普通。

  你常年服役于星航指挥官所负责的舰队,对于地球上制造的智能机械还不太了解,知道的仅有同制造自己的研究所的另一位博士开发出的所谓末日机甲战斗型机械。不过在研究所里组装的并不是他,而是一具女性型机甲。

  “嘿大家伙,冷静。”

  见人再无任何攻击意图便伸手摁下画戟刃尖,你缓步凑近人示意将对方的视线扫描仪集中在自己胸口前的身份信息上。

  “我,不是你的敌人,听见没?”

  怀疑是记忆芯片受到损坏,你隔了护目镜也感觉对面那高大家伙肯定是疑惑表情。

  “诶嘿,我们是同类对吧,那么…你有什么能源能借我一用嘛?”

  “话说,你知道孙尚香么?”













无双之魔.Ver

  他该多久才会退后呢。

  前方深渊,身后地狱。

  幻化肉体走出蒙上黑色血迹的石门,臂上依旧有干枯手指紧握勒出的深紫印痕,深灰衣裙破旧不堪,你不理,踏高跟踩于柔软草地。

  战争。

  战马长啸,你转身,似乎是被发现了身上沾有的亡灵气息。并不熟悉的兵士铠甲,你不语,每逼近他们一步,脚步草木皆枯萎,长剑从法阵显出,手起刀落,人头落地。

  你不知他的名字,说不出他的名字。留在脑海里仅有那人背影,灰白,灰黑,看不出颜色的雉翎随风稍摆动,你期待他回头,他却一直直视远方。

  他是谁?

  火铳枪射出弹药声传来。感受到生灵的气息,你匆匆转身,幻化的肉体变为黑乌,展翅,山顶洞穴是很好的隐蔽地,但你并不准备费多大心思去飞向几里外的自然休憩区。

  靠近这边的城池是你更好的选择。

  安稳落地,却发现士兵反叛无一人守住城门,鞋跟踏在石板上清脆,你悠闲下楼,却见城下已是尸堆成山血流成河。新鲜血液并不能使你产生兴趣,厌恶感爬上心头,粘稠红色钻进鞋内,引一阵粘腻。

  还未等你站到空旷地方,便感觉杀气袭来。

  “呜呼,连士兵都反叛您了么?”

  方天画戟直指你面前,毫不顾忌地向前走去,任武器穿透身躯而无一滴血流下。你踮脚环住对面人脖颈,话语如同女巫诱惑幼儿进入森林般甜蜜,任人在你脖边野兽般喘息。

  “反正你就要被处死了,不如咱们做个交易?…你把灵魂给我,我把她给你。”

[王者荣耀][李白×你]醉酒而歌,必将欢歌








#李白×你
#ooc致歉
#这是我在我月考语文试卷上突然找到的×
#主页还有一篇狐白一篇凤白相关







原皮.ver

  他醉酒而歌,你应声附和。

  青莲之剑紧握于手,美人之情深藏于心。

  纵使他身周皆是妖艳之人,你也坚信他心属你。

  “太白!”

  “唉!夫人唤李某何事?”

  提酒葫芦匆匆赶于你身边,微风揉乱棕发,却掩不住那含情脉脉的双眸。你伸手试图夺取他手中酒器,稍不留神便被他的位移捉弄扑了个空。

  如同刚学习捕食的幼猫模样使他愉悦,仰头倒酒,玉液入喉,被称为青莲剑仙的他放声大笑。忍不住感叹美人之美,忍不住感叹酒液之香。

  “美酒配佳人,真是不错。”







狐白.ver

  时间虽逝,容颜依旧。

  你合上长衫,侧靠墙边与他对弈。

  不禁望向那思考时微颤的狐耳,你暗自感叹为何他收起尾巴。试图描绘那般触感,你已忘弈局如何,身倾向前,抚上对方衣领。

  还未触到,便被人握住手心。

  “这白昼刚至,夫人又想睡了?”

  “不,我仅是想抚摸小狐狸罢了。”

  视线落于身侧,你的意图便被立刻领意。无奈叹息,他便伸手掩你视线,只感云雾缭绕,眼前黑暗随即不见。

  “太白?”

  “在夫人腿上。”

  浅紫毛皮如同带有光芒,修长身躯稍稍蜷缩以便收入你盘腿空隙之中,兽尾勾划你白皙小臂,狐眸微眯,便乖顺不动。

  “摸吧。”

[王者荣耀][刘邦×你]黎明,黄昏,血液,生死







#刘邦×你
#德古拉伯爵+圣殿之光×你
#ooc致歉
# @玖尘_开学失踪













  你是他抢夺而来的新娘,妻子,伯爵夫人。

  没有“圣殿之光”的庇护,你觉得格外无助。

  黎明,黄昏,生死。

  骑士,伯爵,美人。







  回想那金发碧眼的家伙,一年前就未见过的面容有些回忆不起,倒是那吸血鬼的样子记得清清楚楚。光明还未归来,黑暗却迎接了你。你守了约定,与亲友在他墓碑前举办迟来的婚礼,似乎就是音乐引来了他,并不光彩的恶种。

  更换下洁白婚纱,血仆协助你穿上伯爵亲自挑选的漆黑长裙。黑纱红底,似乎马上会成为暗夜下猖狂杀戮的吸血鬼一般。在古堡,你曾似一个“异类”,但现在,跟他们毫无两样。

  血仆引你回到大厅,你靠于柔软椅垫,等待用餐归来的伯爵。没有了先前进入时的湿冷感,铜制烛台端至桌旁,烛光温暖奢华礼厅,暗红的法兰绒窗帘依旧盖的严实,壁上浮雕在微弱火光照映下显得更加慎人。

  [加百列也救不了我们。]

  蝠翼扇动带了小风,黑灰头纱为你细心别至发苞两旁,不知是真假的玫瑰为你加在耳旁,他手上戒指不时触碰到你细嫩皮肤,银白长发肆意与你乌发交缠。从黑暗里走出似乎是他们共同的技能,你抬头,便见对方笑意含眸,沾上血液的指尖在你唇上涂抹,艳红叠上一层暗红。

  “我不在的时候,你随意走动便是。”

  “算了吧,走到太黑我会摔倒。”

  你不与那些被他掠来的沉迷于死亡爱情的年轻女子一般,并不介意交欢之后被吸干血而死,倒是想与他横上几句。已经没有依靠,何不痛快一次?教廷里都是些吃闲饭的东西,怎会知道你已被他带来古堡?

  “我亲爱的夫人,开心点,要不要我为你带几个人类女仆回来。”

  携了你纤手缓步走向古堡天台,扬手招了血仆为你托起身后裙摆。并没有因你的反驳而生气,仅在突然展开的暗红法力场中隐去巨大双翼,打了响指令其沉睡的魔法火烛统统苏醒。

  古堡建于崖旁,你随他走向天台围栏望向远方,树林,小镇,若隐若现的灯光。视线最远处的山峰稍稍见红,金边镀上深绿,黎明将至,天地将变得明亮。你担心起他来,害怕这吸血鬼会见光死亡,害怕失主的血仆会失控袭击自己。直视他人死亡的恐惧感在光明即将到来之时越发占据大脑。

  [为我活下去怎样?你才是我的圣殿之光。]

  “你在害怕。”

  揽腰带你侧步旋转一周,他将你拥入怀中。熟悉不过的舞步,习惯性用指腹轻抚戒指的动作,你有些晃神,不知面前是光是暗,不知身躯在何方。光芒洒向古堡,深红砖块似乎在吸食血液般忽闪,你闭眼共舞,直至光芒撒遍两人全身。

  一曲舞尽,他为你戴上自己指上的戒指。你垂眸一望,却是熟悉的花纹,熟悉的形状。阳光令面前高大人儿更无血色,他小步越发凑近,如同在教堂举办婚礼拥吻之时。咬破舌头,将血液度进你口腔之中。

  “我曾发誓要守护你一生。”